模范员工跟完美妈妈,为什么不能两全?

这些新书的视角更广阔,继承了安-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的《咱们为什么不能领有所有》(Unfinished Business)和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向前一步》(Lean In)的叙述方式。它们考察不同地域的文化尺度跟公共政策如何逐渐塑造职场妈妈的生活、深入分析咱们面临的挑战,并告诉我们如何团结起来改进局面。

我是一名职场妈妈。很多时候,这仿佛定义了我的全体存在。我要上班,在《哈佛商业评论》做编辑。我还要养两个孩子,他们辨别9岁和10岁。我也有丈夫、友人和兴致爱好,但我绝大部分的时光、精力和留心力都放在两件事上:工作和孩子。瞎话实说,尝试在这两方面都做到最好,是一场无休无止、让人愤怒的消耗战。我可能同时是明星员工和模范家长吗?我应该让这两件事彼此平衡还是融合起来?低调生存仍是“向前一步”?争取“占领所有”还是“差不久就好”?

这类问题,千百万女性每天都在问自己。答案很难找。不过,对职场妈妈(更准确地说,需要外出工作的妈妈)问题的分析和倡导倒是层出不穷。

社会学家凯特琳·科林斯(Caitlyn Collins)的《妈妈要工作》(Making Motherhood Work)剖析了瑞典(长期被视为性别等同的堡垒和职场妈妈的天堂)、前东德(部分遗留的共产主义系统鼓励妈妈们工作)、前西德(社会文明尚未跟上支持职场妈妈的政策)、意大利(女性看似得到家庭和国家的支持,但她们本人并不这样觉得)和美国(女性得到来自企业和政府的支撑最少,因此“压力山大”)的状况。

不外,近来关于这个主题的新书激发了我的兴趣,是因为它们从更宽泛的层面来探讨职场妈妈。这些书并未讲怎么更好地打算早上的时间或如何宁静地入睡,也不是对于家务安排、拼车、邮件筛选或任务分派之类家里跟工作中的技能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