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好汉手中六把好刀:两把已经通灵,谁才是

提起梁山好汉的兵器,用不拘一格都不足以形容,什么铁锹铜链都能拿来当兵器。九尾龟陶宗旺占山为王也没说把手里那把铁锹换成方便铲,而智多星吴用的两条铜链,是用来锁狗的还是像秦琼那样的熟铜锏,到当初还有辩论。而梁山好汉用得最多的,还是刀,要是在梁山上开一个名刀展览,黑风山上的黑熊怪可能都要忍不住来偷。

与杨志用的刀朴实无华不同,神火将军魏定国的那把刀,就有点中看不中用了。与其说魏定国的刀是兵器,还不如说是法器——为了合乎他神火将军的身份,他的刀和马都是红的:“骑坐一匹胭脂马,手使一口熟铜刀”。不管红马黑马,有长劲儿跑得快就是好马,但是熟铜做的红刀,就只能拿来恐吓人了。大家都知道,即使是年龄战国时期,也没有人用熟铜做矛戈剑戟,起因很简单:太软了。学过物理的读者都知道,熟铜的柔韧性和延展性都挺好,用来铸造大炮或者做子弹壳都挺好(铜弹壳优于钢弹壳),但是熟铜的硬度还不如生铜。年纪战国时代的青铜武器,就是在熟铜中加入锡或铅来提高硬度。

今天咱们就来展示一下五位梁山好汉的六把刀,请读者诸君品评一下:谁才是梁山第一用刀高手?在笔者看来,排名第一确实定不是武松。

诚然梁山好汉绝大多数都用过刀,但是给人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是五个人的六把刀,这其中有一把朴实无华,两把高端大气,但是也有两把好像被主人当成了累赘。

梁山英雄最常用的,仍是朴刀,祝家庄扈家庄李家庄青壮年几乎人手一把,让病关索杨林和拼命三郎石秀好生倾慕。就连战五渣宋江出逃,也是挂着一口腰刀,扛着一把朴刀,结果被清风山多少个小喽啰就拿下了。笔者始终认为朴刀很丑,也不那么实用:要长不长要短不短,也就打架斗殴能用得上,所以宋军制式装备中基础就不包括朴刀——能拿得出手的是以神臂弓为代表的强弩和各种长枪(有数十种之多),当然也用过麻扎刀跟大斧子。

真正的用刀高手,就是拿着一把木头刀,也能尽展全身本事,说的就是杨志这样终生与刀为伴的好汉——至于龙山那个满身刺青的家伙,拿着再好的刀,也是给别人筹备的。

青面兽杨志大战豹子头林冲不分输赢,可能是因为林冲的武器不顺手也不战马——用朴刀而不是丈八长矛,可能吃了一点亏。然而杨志跟花跟尚鲁智深那场大战,鲁智深用的可是拿手兵器——六十二斤的水磨禅杖:“两条龙竞宝,一对虎争餐,朴刀举露半截金蛇,起飞全身玉蟒。”由此可见鲁智深的禅杖不是铲子,而杨志的武功真的不在鲁智深之下:“斗到四五十合,不分胜负。”最后还是鲁智深先跳出圈外,大喊“且歇!”

杨志是用刀的行家,他的毕生都跟刀有关,斩杀泼皮牛二的那把宝刀有不物归原主不得而知,但是他即便手使朴刀,也能跟一张一弛的豹子头林冲:“一往一来,斗到三十来合,不分胜负。”又打了十多少个回合还是不分输赢,连小肚鸡肠的白衣秀士王伦也十分喜好,忍不住出言止斗:“两位好汉不要斗了!”

首先咱们来说说能战平鲁智深和林冲的那把朴素无华之刀。大家都晓得,“立即林冲步下武松”,而花和尚鲁智深的步战功夫未必在武松之下,然而有一位梁山好汉仅凭手中一把钢刀,却先后战平了林冲和鲁智深。这个人名字叫杨志,绰号青面兽,五侯杨令公之孙,曾经给宋徽宗当过殿前保镖(殿司制使官,随驾出行则为皇帝近卫,大型庆典则负责仪仗安保)。